台北:Homey Hostel

可能是開幕不久,或者復活節比較不熱門的關係,住的幾天只有小貓兩三隻

就像自己家一樣很舒服,很有家的感覺 

老闆 Josh 以前跟我同行,兩人大吐上班的苦水可以聊上一兩個小時,跟他請教什麼都會很熱心提供意見。

同樣是創辦人的 Kelly 是位充滿氣質的陽光美少女。第一次來 Homey 時還借了我一個吹風機,相當貼心。 

2012 暑假,離職後回台灣走走,本來煩惱住哪好,
不想花時間想,最後選擇回到熟悉的 Homey。
相隔一年回來,設備更完善,人客也變多,變熱鬧了。
現在回想起來,很開心自己做出這個決定。

從這暑假開始,接下來的耶誕節復活節

隔一年的暑假、耶誕……

只要有長假我都會回到 Homey

在這裡,我認識了很多朋友,得到很多珍貴的回憶……


因為爆滿要睡沙發,告訴我德文重音大都在前,拉丁語言大都在後,讓她很不習慣,人很好很好聊的德國女生 Lora

不小心撞到頭後會「嘻嘻嘻」恥笑我的新加坡人

一大早滿身汗臭來 walk-in,到台灣踩滑板、跟新加坡人同房睡覺打呼超大聲的兩位荷蘭人

老闆 Josh 的綠豆湯 (老闆:嘿嘿嘿)

太晚回家還是會關門的夜市

同房了好幾個禮拜教會我英文單字 unwinding 的 Noah

耶誕夜一群人一起去闖蕩寧夏夜市的友美Sue、吃素的 Mei-mei

吃熱炒時喝到臉紅得像是要殺人的 Hiro

來台灣順便戒菸,告訴我戰鬥民族的行車影片在荷蘭很紅、父親是外交官的荷蘭人

分享很多哈薩克斯坦、喜瑪拉雅旅行經歷的尼泊爾裔澳洲人

來自日本的非裔女生愛里

很喜歡考客人數學的早餐店老闆娘:「五百塊少一個零!」

很難打開的冰箱

會幫客人翻動烘衣機裡頭衣服的洗衣店老闆

店裡擺了套音響跟客人分享音樂的愛玉冰

每次去都要排隊的鹽水雞

幾乎天天吃的東區粉圓

還有會陪我看悶片、去打擊場打球,帶我去程又青跟李大仁居酒屋、爬象山看夜景的 Kelly……



兩年多來,在 Homey 累積了滿滿的各種回憶。

有開心,也有失落。建立起一段段不同語言、不同距離,或許短暫或許長久的友誼。

如果說在 Homey 有學習到什麼,就是每個人都有兩面,好的一面,壞的一面。 

有一次來 Homey,同房的美國人每晚九點多十點就睡了。
他會抱怨進出的房客吵,自己卻在早上大家還在熟睡的時間大力關門、上下樓梯;有一次還為了拿床下的行李,找了個男生幫忙就把床抬起,嚇得上鋪還在睡的女生以為發生什麼事了。由於他很大隻,不敢跟他怨言。
可是有一天下午,這位「惡客」就在 Homey 的沙發上,跟大家分享一張張水底下拍的照片,一一解說裡頭的海洋生物。我很驚訝。這位晚上嫌人家吵、早上大力甩門的大隻佬,竟然一下子變身,充滿熱情地解說照片怎麼拍、讚嘆裡頭的魚有多小多漂亮……每個人都有兩面。

壞的一面可以讓它過去,好的一面我會選擇把它留下。
這些留下來的,就像 Homey 一樣,
在那裡發生的每一件事,每一段回憶,
就如同埋藏在世界遙遠角落一道裂縫裡的一些什麼,
永遠都在那裡佔據一個空間,不會消失。


舊 Homey 雖然不在了,在我心裡她有著不可抹滅的地位。

看到新 Homey 逐漸茁壯,我也很開心,不斷期待下一次拜訪。

不管過去遇到什麼挫折,在這裡,大家總能拋棄過去,

成為一個新的、更真實的自己,

從這個落腳點出發,展開一段又一段的新旅程。


我還會再回來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