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Fremantle, Australian Backpacker


我的家,fucking backpacker的家


2011年因為計劃要去一趟西伯利亞
所以就順便計劃了到英國見見朋友
想說既然都買了機票去歐洲
那就再去個澳洲working holiday一年好了
就是一種“既然都買機票了那就出來久一點吧”的概念


對第一次入住hostel的我
大概就是
有一種期待(便宜的房費?)
又怕受傷害(與陌生人同房?)
的感覺吧

要說到人生中影響對我最深的hostel
我要獻給位於澳洲西岸的一個港口嘻皮小鎮Fremantle的Australian Backpacker
為了節省大家時間
我先幫大家做了功課
先讓我們來看看這間hostel在Trip Advisor上的評價






評價真是不留情的爛到爆
不僅有床蟲還有怪人跟變態
最狠的直接叫你不要住
那...

為什麼這種爛地方我還能住上三個月啊?!





在住進這間hostel之前根本沒有查過任何評價

這些評價是在我結束打工度假回台灣後才看到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些評價的時候覺得很舒暢(被虐?)



剛踏進Australian Backpacker的時候
是春天將要開始的季節
那時Fremantle這個港口小鎮還算平靜
因為夏季才是許多背包客會湧進的季節
所以當時的hostel人並不多住客大約20幾個人
對於第一次這麼長時間入住在一個地方完全是初體驗
這棟老舊又大又不失古典的建築對我完全是新鮮感百分百



完全就像在歐美電影裡看見的建築物

踩著木樓梯上樓每一步都能聽到地板振動的聲音








光線佈滿走道
房間的每道門都是厚重的木門
鑰匙打開門的時候還得用力推才能把門推開


然後這是我第一次與我房間相遇的情景(WTF)


看著凌亂散滿房間的雜物
想像著到底是什麼人住在這裡?!?!?!

骯髒污漬佈滿的床墊中間部分已經凹陷
其他床鋪有的彈簧露出

爬往上鋪整個床架晃動的程度是921等級的搖晃
聽說床蟲會沿著床架移動爬到上鋪
然後看著室友被床蟲咬滿的手臂
竟沒有昇起逃跑的念頭
反而挑起了我一股與生俱來的挑戰欲望(被虐again)


鳩~竟這間hostel裡到底住了什麼樣的人呢?
住在這大多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
背包客在澳洲的模式大概是先抵達一個地方
找地方落腳看自己對這個地方有沒有特別的感覺
喜歡就留待幾個月
不喜歡也許兩三天就走
住在這間hostel90%都是有工作的背包客
所以每個人都把這裡當自己家
而每個人看待每個人就像鄰居一樣(自我感覺)
大家每日的問候不外乎就是
“你今天好嗎?工作如何?或者工作找得如何?”
離不開工作的話題
比起旅遊型hostel這裡更像是大家的臨時收容所



但除了背包客之外這裡也住(收留?)了一些看起來不像是背包客的人
令我不解的是這裡總有幾個白髮的老人
他們住在hostel裡的原因
有些無家可歸又好像是被家人拋棄
有些不想住出租公寓
有些是在礦場工作休假來住
有些是被好人經理給收留
還有說自己很有錢在泰國還是東南亞的哪裡有別墅
他們每天就是坐在hostel看著人閒聊
要不就是喝著啤酒看著氣象頻道
雖然年輕人居多但在這他們似乎也不缺朋友
(但那時的hostel氣氛讓我覺得很像瘋人院)


其中令我印象比較深刻的一位...
有個看起來像來自中東國家的人
他每天都穿著皮外套看著電視拿著爛紙杯喝水
有時候我出門買東西也會看到他坐在路邊發呆
還有一次更扯他竟然一個人坐在餐廳流著眼淚
一開始只覺得他很怪但自從看到哭之後
我便開始想像著個人他是否有很奇特的人生...?



(人物介紹一)Ian
評論裡說的變態應該是他吧...
我倒不覺得他是變態
他是這裡的清潔工個性古怪
會一直看著你要嘛不笑要嘛大笑
有點難親近的人又很容易生氣
常會一個人看著電視破口大罵或大笑
最喜歡拿濱崎步的照片問我知不知道她是誰@@
(圖片中手裡拿的是某天打掃時撿到的play boy...)


(人物介紹二)Peter
這位是hostel經理Peter
手上拿的是我們某天打麻將喝完沒收的杯子..
Peter很喜歡找亞洲女生聊天
(因為亞洲女生都比較不會拒絕別人@@)
每次聊天的內容從重型機車到船
再到飛行攝影機電子儀器等...
常常一開口就停不下來的說了一兩個小時
我們常常會找到空繫逃掉
Peter的嗜好是騎重機只要有休假
就會全副武裝黑皮衣皮鞋打理重機
然後準備出門前還會先在hostel繞一圈
問問當天在場的女生
“you wanna go for a ride with me?”(眨眼+豎起大拇指)




至於關於住在這裏的活動...
好像永遠都不無聊
因為實在有太多人了
只要有人就真的不會無聊
而人多八卦也就不意外的多了

有一次hostel的員工早上在打掃交誼廳時
發現裡面的桌椅被破壞了
而順勢就發現了一旁遺留下來保險套的外包裝
他跟經理說了這件事...
看來深夜辦事的兩人並沒有事先調查好地理環境
因為交誼廳裡正好就有那麼一檯攝影機對著他們
經理立刻去查看了監視器

到了當天晚上晚餐時間
櫃檯、公共區域、廚房都貼上了公告
內容大概是
“昨晚發現有人在公共區域“玩樂”並破壞了公物如有需要bootleg影片的人請向櫃檯人員索取 ...”
當晚幾乎所有的人全都聚集在餐廳大肆討論這件事
八卦在短短幾小時傳遍整個hostel
當時整個hostel風聲鶴唳
大家都在猜是誰搞的...
每個人都有嫌疑會是男女主角
從來沒看過大家這麼團結
所有人瞬間都變成了好朋友
互相見面還都會點頭都會對你笑...

當然最後經理並沒有把影片給任何人看
他說他只是想嚇唬這些背包客

要辦事也不要破壞公物啊!


平日白天大部份的人都出外去工作
下班回來沒多久開始準備晚餐
每天晚餐時段都是戰場時間
因為廚房位置其實不多
大家擠成一團煮著晚餐放著音樂
看起來不像廚房反而像是某個party場景
廚房可以看到各國人煮菜的樣貌



有些人隨便亂丟一把麵撈起來再倒上罐頭就是每天的晚餐
但看著義大利人扭著屁股切菜就覺得他等下端出來的晚餐一定很��
當他端著煮好的義大利麵出來時
真的很訝異為什麼好像什麼都沒加的義大利麵但聞起來卻超級香
果然要來吃一口之後完全對義大利人跟麵完全投降
國菜就是國菜



澳洲的hostel通常都會擺放撞球、桌球桌
讓活力充沛的背包客們消耗一點體力
有時候這裡也會變成社交的重點




但即使過的是貧窮背包客人生
年節時分還是會慶祝
聖誕節的時候大家會在hostel準備大餐
各組人馬都會準備不同的食物各自群聚
有時候有些佛心來著的hostel也會免費舉辦BBQ


台灣惡習之魯蛇要喝雪碧醬油辣椒水

還要交杯><

結果禮物送太爛被懲罰

交換爛禮物我送的蒼蠅拍、神明酒杯



 BBQ

發揚國粹中

斯里蘭卡也愛打


每天都熬夜

 很愛BBQ

輸了可以寫借條跟付郵票超級厚臉皮

就是這樣
什麼都玩、什麼都不奇怪
我們教外國人玩心臟病輸的要彈耳朵或彈額頭
他們則是輸的要指關節大車輪(超痛)
要不就是十幾個人圍著桌球桌繞圈打桌球
大家只要有酒喝能聚在一起
玩什麼聊什麼都不是問題




在這裡
大家都是全新的
無關你從哪裡來
沒有人知道你的故事
只有你自己可以說你自己的故事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故事
好像不太習慣說人的名字
反而是這樣記住每個人

“就坐在那的那個非洲礦工啊” 

“噢~那個鼻梁歪掉的德國拳擊手啊”

“還是那個把床睡壞的美國大兵嗎?”
“沒錯!就是背著大包包綁著兩個辮子的矮小亞洲女生嘛”

似乎也沒有人會想記得你的名字
後來你在乎的不是環境乾不乾淨、廚房設備新不新、床墊好不好睡
你也許還是會介意晚上被酒醉老外敲房門
但你只會罵一聲死老外然後繼續睡去

被室友鼾聲吵到睡不著好想丟他枕頭或是下床去推他一把
大不了明天起床再問他是不是又打呼了

看到浴室的蓮蓬頭不見了水直接從牆壁上的洞流出來
你也只會大笑但澡還是照樣洗

當然不會介意你的頭髮是被“非專業理髮師”的背包客朋友們給剪的

在這有更多吸引你注意的事
你會發現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奇怪的人存在著(中東皮衣男)
有很多你想要去經歷卻又不敢踏出那一步的事(找到用洗衣機卻不用付錢的方法✌️)
新奇的事(200公分的德國人用指關節大車輪輾過我的手)
然後對於一些原本覺得不合理的事
不自覺開始變得寬容了

和一群不同國家的人聊著你從哪裡來、你的國家有什麼、吃些什麼
從來不知道當自己在說自己的國家的當下
竟會對自己的國家湧起一股驕傲感

你會希望更了解台灣多一點
這樣就能多和外國人多介紹分享台灣

你會發現在網路上爛到爆的留言評價
對你來說都已經是無感的言論了
到後來你會捨不得這個曾經覺得破爛髒亂的地方
其實你捨不得的是這裡的人

在這裡認識的朋友雖然沒有很多
但在那段相處的時間裡
大家就像住在社區裡的鄰居一樣
一起日常生活作息
才發現和這個世界有了明顯的交集

在這裏認識了對我人生影響非常大的幾個朋友
從之後開始對於這些旅人的故事有興趣
要離開這個地方的時候非常不捨
從來沒想過會因為離開一間hostel而不捨
這不在我人生的預料裡啊
也許這輩子就這麼一次
原不存在旅行計劃之內
後來卻對自己的人生卻變了這麼多



旅途中就像是在找寶物一樣
朋友也是寶物的其中一樣
這些和你相處時間不比家鄉那些十年以上的好友
但之間的情誼就像戰友而且可以延續好久

在這裡遇到人生最佳旅伴:Ting

德國萊比錫的Manu



自稱自己是fucking backpacker的室友們
左一:日本女生Hiroko(在澳洲遇到現在的日本老公然後生了小孩目前在澳洲定居)
左二:台灣 Andrea(還在澳洲努力的唸書工作中)
中:韓國的Jane(已回韓國結婚)

這是第一次沒有依靠的出家門這麼久
對我來說
路上遇到的每個人都會帶給你不一樣的啟發
當然我們不可能會一直遇到好人好事或壞人壞事
重點是要能把好的留在心裡,壞的轉換成好的
只要心態對一切都對了

我的家,fucking backpacker的家



原文取自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