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小紅米






兩年多前,我第一次去台灣,沒有太費心機訂下的一間名為 homey 的青旅,從那裡為起點開啟了我計劃的一個人的環島旅行(不過我其實那一次並沒有環島:P)。 

抵達homey時正是大年初二的晚上,還下著雨,homey所在的小巷昏暗幽靜。還記得當時開門的人是一位穿著背心短褲赤裸雙腳皮膚很好的小哥兒。我內心暗暗的推測,認定他一定是這家青旅僱傭的打工仔。他用和機場台灣大哥大櫃檯小哥一樣的台灣男生的腔調為我詳細的介紹了homey內的各種設施以及homey外的各種值得一去的地方,令我對這位小弟深感崇拜與敬佩。這就是我與homey大老闆的第一次相遇。兩天後這位大老闆還幫我發了個要寄回大陸的快遞。

 在homey的第三個晚上,homey的客廳非常熱鬧,剛從淡水走斷腿的我推門而入看到有個坐在地上的長腿妹攜她的一位會日文的同學和一個坐在沙發上的日本姑娘用著我聽起來還不錯的英文邊吃邊聊吃。我把魚酥分享給大家品嚐嘻嘻,可這位長腿妹說她常吃啊什麼的,我的內心向她翻了一個白眼(︶^︶),隨後加入她們的聊天,發現她是台灣人,喜歡黃玠!於是我收回白眼。

南下歸來後回到homey,又見到了這個傢伙,竟然相聊甚歡,還載我一起去看電影!這就是我與homey二老闆的相識! homey從此被我設定為我在台北的家。 蕭粥石和蕭凱麗二位老闆就像是homey的氧氣,或許時常不被察覺,但住在homey大家都離不開他們!!!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