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海倫雅居






我是個不做計劃會死的摩羯座,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對我而言幾乎不可能發生。

2012年8月初身體和心理都生了一場病,聽聞梁朝偉先生買張機票就飛倫敦喂鴿子散心,而我等小民受限於金錢假期以及護照的關係,只是一衝動在一晚上買好週末去青島的高鐵票。

夏天的青島遊客很多青旅幾乎客滿,兩晚分別訂了兩間,打電話去第一間確認,對方大叔問了姓名和到達時間要我直接去即可。我懷著忐忑惶恐的心情一個人坐了五個多小時高鐵去了這個從未去過的海濱城市,夏季的青島並不熱,因為沿海的關係夜晚有些微涼,晚上到達後在火車站迷路十分鐘= =。。。大約9點半終於找到位於廣西路的小旅館(這不是青旅推薦文,就不寫名稱了),說它是小旅館因為它的硬件設施真的不能算合格的青旅,可是我也沒料到那將成為整個青島之行中最難忘的時刻,也對那座城市好感滿分。

我推門而入,一群人正在吃飯,一位大叔立即站起來說「你是xx吧,快坐下來一起吃飯」,我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情嚇到,一個紅衣服女生立刻給我讓位置,她說要和朋友出去逛逛。大叔給我遞了筷子和杯子(是的,沒碗),我環顧四週,這間不大的屋子裡堆滿了多年收藏的舊物,我為他們竟然能在如此擁擠的空間裡搭桌吃飯表示震驚。此時才知道大叔姓趙,房客們叫他老趙,老趙招呼我吃已經涼掉的海鮮(他們吃飯喝酒好長時間了),給我倒啤酒,跟我說「哈酒,哈酒」(青島話:喝酒)。第一口下去太!好!喝!青島在地鮮釀!原漿!桌上還有四個男生在我來之前已喝過一輪,於是給我介紹他們從外面路邊攤買來的袋裝原漿鮮啤酒,酒真是最好的社交工具之一!因為太好喝,我舉杯的手有點停不下來⋯和桌上男生們也聊開了,三個來自河南的男生是高中死黨,大學都不在一起於是暑假相約一起出來玩,第二天一早他們就要回家。一個來自北京的男生並不是北京人,他來工作順便遊玩,已經不止一次來青島,每一次都會住老趙這裡。

酒過三巡,老趙拿出吉他開始彈琴唱歌,都是我沒聽過的但是很好聽,氣氛逐漸傷感起來,旅行就好像讓所有現實中的情緒暫時冰封,讓你享受當下就好。和新認識的朋友們不知不覺喝了四五袋啤酒,微醺,最後我提出想要去棧橋,於是和北京小伙以及倆河南小伙一行三人去了棧橋海邊,脫了鞋走在漆黑的沙灘上,藉著酒性開始越聊越多,和朋友聊八卦和陌生人聊心事大概如此。

凌晨兩點,人生第一次拎著鞋光著腳丫子在大馬路上暴走,回到旅館極其平靜的各自洗漱回房,沒有道別。第二天早上起床時沒有碰到昨晚的夥伴們,心裡有些空,跟老趙說了再見便一個人走了,一整天都在想如果他們也在多好,我們可以一起去啤酒節什麼的。

晚上入住另一間青旅設施更好一些人更多一些,但沒有任何互動,我一直惦記老趙那裡,他們晚上還有一起吃飯嗎?昨晚的人還在嗎?我一個人去街邊買了新鮮的啤酒來喝也再無昨晚的好味道,忍不住打電話去老趙店裡才知道他們沒一起吃飯老趙已休息。想了一夜,一大早趕火車回家之前跑去老趙的店裡敲門叫醒正在熟睡的老趙,把寫著我聯絡方式的紙條給他拜託他轉交給還在他店裡的北京小伙,總算沒讓自己感到遺憾。

這不是豔遇,也不是一定要達到某種目的,只是做當下想做的事而已,現在想來幸好我有鼓氣勇氣,幸好我有早起去找老趙,後來和那位北京朋友偶爾聯絡,互相問候,很久前看見這位北京朋友結婚的消息真心的祝福。說不定未來的某日還會在青島偶遇,不是麼。旅行最美的風景永遠是人,故事永遠是關於人的故事,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生命中的過客,也可能是我們旅行故事的主角,而我們在他們的旅行記憶裡一定也一樣,說不定在某人的旅行故事中我們自己也是主角。



Post a Comment